藏宝阁生肖谜语猜特诗
杂志型文化艺术专题节目《印象》本周日起纪实人文频道开播
发布日期:2020-06-30 11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印象》每周日19点在纪实人文频道播出。栏目以20至45岁对文化艺术领域感兴趣、或有一定了解的中青年人士为目标受众,聚焦长三角地区的各类文化活动、文化人物、文化现象。

  栏目分为“对话”、“讲述”、“搜客”三大板块,分别对应嘉宾访谈、人物专题片、文化艺术短视频三种样态。抽屉式的编排方式赋予节目弹性的制作空间,也为观众带来了节奏明快的观赏体验。

 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,有过金戈铁马,也有过文采风流,无论是东晋时期的衣冠南渡,还是明清时期的城市繁荣,“江南”都是中华南北文化千年交融的见证者,更是华夏传统与西方现代精神结合的文明结晶。

  在上海博物馆最新推出的“春风千里——江南文化艺术展”上,来自上海博物馆及15家文博单位的197件(组)重要文物,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考古学视野下的“意象江南”。跟随上海博物馆工艺研究部副研究馆员谷娴子的脚步,我们和江南文化相识、相知,通过解读展品背后的故事,了解一个绵延千里又近在咫尺的江南。

  江南文化源自吴越文化,它是指在先秦,吴越列国所在地区,有人类活动以来,所存在的一切文化现象。

  1684年至1707年,康熙皇帝曾六次巡视江南。第二次南巡结束后,他征召江南画家王翚[huī]等人绘制《康熙南巡图》。《康熙南巡图》共12卷,留存有若干件“粉本”。粉本,是画家在绘制定本之前,呈送皇帝进行御览、审定的稿本,也是后人研究这一鸿篇巨著极为重要的实物资料。此次展出的是第七卷及三幅散页的粉本合卷,描绘了康熙第二次南巡,从无锡到苏州沿途的山川地势、交通运输和市井百态,是非常难得的风俗画长卷。

  江南文化其实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多面性的文化,历史上它的民风经历了从到崇文的转变。

  江南的人物灿若星河,江南人温雅当中有思想气节,传统当中有开放包容,非常具有冲突的美感,会让你越了解它,就越迷恋它。

  上海歌舞团荣典·首席演员朱洁静,在2020年央视春晚上登台演绎《晨光曲》后,近日领衔主演上海歌舞团疫后首秀《朱鹮》。

  “今天这一场应该算是我1月24号春晚以后的第一场,在正式的剧院面对正式的观众,然后全团出动完完整整的舞剧的第一场演出。我觉得《朱鹮》这样一种吉祥鸟对于美好的一种传递,还是非常有意义的。向全世界的观众传达我们中国、我们上海,我们对于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对于美好未来的一种希望。”

  朱洁静出生于浙江嘉兴,和许多学舞的孩子一样,自六岁开始接触舞蹈起,就一头扎进了舞蹈的世界。1995年,上海舞蹈学校到嘉兴招生,九岁的朱洁静在三千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,成为了这所专业舞蹈学校的学员。独自来到上海的她,不仅在学校的集体生活中,培养了独立自主的性格,更是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,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。

  2001年,朱洁静迎来了人生的一个转折点,她放弃了考入大学继续深造的机会,选择了进入上海歌舞团,成为了一名职业的舞蹈演员。她在这里扎下了根,也期待着在这里迎风起飞。

  2014年,朱洁静迎来了她舞蹈生涯中一部极富挑战的作品——《朱鹮》。这部由上海歌舞团历时4年创作完成的大型原创舞剧,已经连续演出了两百多场,朱洁静也跟随团队走访了多个国家和地区,将中国的舞蹈之美播撒到了世界各地。

  “遇到《朱鹮》,我一直觉得它是老天给我的礼物,因为我觉得能跳剧的人很多,但是真的有一部能够让观众记住的角色,就是把角色和这个人的名字完全挂钩,其实很少。演员有时候一辈子也碰不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角色,30岁的时候,我遇到了这只鸟。”

  2018年,上海歌舞团推出了国内首部谍战题材的舞剧作品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。舞剧中“中国地下党联络员“兰芬””这一重要的角色,再一次落在了朱洁静的身上。与以往剧目不同的是,在这部作品里,朱洁静不仅要十分准确地把握住她与搭档身份与关系的分寸,以独特的舞蹈语汇展现出李侠和兰芬平凡而又不凡的爱情,还要在动情而隐忍的舞姿中,向观众传递出特殊年代革命志士坚毅不屈的革命信念。

  “其实我觉得我演的兰芬和我以往所有角色最大的反差,是她非常不露锋芒,非常不张扬,非常克制,这对我来说其实挺难的。因为我的四肢,我的舞蹈表现力,可能会比较外放,比较给观众很强的冲击,可是这一次我会把这些东西全部都收起来,慢慢寻找朱洁身上更多的表演的可能性。”

  和舞蹈相知、相伴20多年的朱洁静,近年来也开始尝试不同的身份。2017年,身为舞蹈演员的她,推出了自己的首部个人舞蹈作品《红幕》。在《红幕》的创排过程中,朱洁静不仅是舞剧的主演者,更首次担任了导演、制作人、服装设计等不一样的角色,参与了舞剧的前期策划与创作,甚至深入到编排、联络、后勤保障等具体工作,这样的尝试与付出,让她体会到了舞台之外的甘苦,也对自己的艺术生涯有了全新的认识。

  “做《红幕》这个事情真的让我彻底转变了,我以前真的,每天在哭天喊地怨舞蹈演员很辛苦,觉得所有的工种只有舞蹈演员是最辛苦。可是当我做这件事情,尝试舞蹈演员以外的身份以后,我觉得演员太幸福了。就是在舞台上面,你只干一件事情,你太幸福了。我才知道原来所谓舞台是综合艺术它一点都不假,只有舞蹈演员是永远不能成的。再回过头来,我在台上跳舞的时候,我心中的爱更加大了。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,一定要把自己对于舞蹈的那种小爱化成对于整个社会的,对于人和人之间的大爱,这样的舞蹈才能做得更厚重,更温暖。”

Power by DedeCms